侍卫的阻拦,彻底点燃了娇容的怒火。dgshuwu.com

    一场乱战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奈何,纵然她再身负高强武艺,也是一个人,计志远很明显有备而来,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,娇容落败,身上被点了穴道,送回了身后的书房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的看着屋门在面前关上,亲耳听到外面落了锁,没打一会儿的功夫,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,窗外人影晃动,书房的三扇窗户尽数被从外面钉死。

    娇容满腔悲愤无处宣泄,悔之莫及,但更恨自己,恨自己还是慢了那么一步,如果早在一开始便动手杀了计志远,今日的种种便也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她缓缓闭上眼睛,眼睑遮不住酸胀感,热泪缓缓滑落,不能动弹下,她拼了命的咬自己的舌尖,血腥味弥漫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或许是在鲜血的刺激下,原本慌乱的思绪逐渐冷却了下来,那颗愤怒悲愤的心也逐渐得以平复。

    如今计志远不是重点,重点是,她要如何脱离困境,又该如何通知远在大越的几位朋友。

    按照计志远离去前说的话,以及他后面禁锢她的自由,很明显,对于宁缺在大越要对叶朝歌动手一事,他和新皇会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依着她对卫韫他们的了解,如此一来,宁缺必死无疑,而新皇和计志远如此便坐收渔翁之利,不费吹灰之力便除掉隐患,怎么算都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在宁缺失败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不,即便他成功了,最终结果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而且,叶朝歌……

    那个聪明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叶朝歌,还是宁缺,这件事她必须要阻止,决不能让新皇和计志远得逞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的她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计志远能有这么大的动作,势必有新皇的支持,而且,刚才的闹出那般大的动静,公主府的人好似都死了一般,一个人也不曾过来,要么充耳不闻,要么和她一样,沦为阶下之囚!

    身处这般境地,她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燕的腥风血雨,娇容落难,宁缺暗中算计,此时已然回到东宫的卫韫和叶朝歌对此皆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帮忙看着三个小的数日,他们当爹娘的却跑出去逍遥快活,叶朝歌多少是有些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趟去温山她很是欢喜,可到底是心虚的,尤其是面对大长公主,吱吱呜呜的半天说不出句完整的话,眼睛更是不敢看对方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窘迫的叶朝歌,深觉有意思,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,便托着下颌佯作沉默。

    叶朝歌更没了底,像个干了坏事的小娃娃一般,绞着手指头惴惴不安至极。

    还是卫韫看不下去了,心疼娇妻,出声道:“姑母,你吓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公主抽了抽嘴角,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,“我这什么也没做,何来吓到你媳妇?”

    说的她好像将他媳妇怎么着了似的。

    好在她也没有再继续僵持着,说道:“行了行了,你也不必如此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不过是出去走走,多大点事。”

   &nb

章节目录

嫡女如此多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分手不再说爱只为原作者朵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朵花花并收藏嫡女如此多娇最新章节